| 网站首页 | 玲珑空间 | 梨园漫步 | 艺苑芳华 | 曲海泛舟 | 菊坛文萃 | 影视世界 | 粉墨春秋 | 精彩影音 |  管理登录 |   
       
 
 
 
玲珑珍藏资料:下载 在线查看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玲珑戏曲艺术网 >> 艺苑芳华 >> 名家散忆 >> 正文
 
 
 

用户信息

 
 
 

热门文章

 
普通文章于世文先生点滴
普通文章[组图]回忆李慧芳的点滴
普通文章文革中的马连良
普通文章追忆坤生翘楚王则昭
普通文章鲜灵霞枯木逢春
普通文章[图文]侯宝林津门求教筱少卿
普通文章一出25个旦角的红楼大戏
普通文章孙岳印象
普通文章厉慧良赵松樵与天津京剧
普通文章我所认识的骆玉笙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图文]独具特色的六岁红
推荐文章李慧芳:四度重演《洪湖赤卫队》
推荐文章于连泉与筱派艺术
推荐文章[图文]评剧刘派传人----新翠霞
推荐文章[组图]筱派男旦陈永玲
推荐文章试谈王玉磬的演唱艺术
推荐文章[组图]哈宝山的“配角艺术”
推荐文章[组图]陈春:津城遍听梆子腔
推荐文章忆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银达子
推荐文章莲小君:我的师父爱莲君
 

相关文章

 
“熏”出来的马派传人
马派传人冯志孝
纪念马连良诞辰一百周年名家演唱会
马连良先生赠送的『通票』
马派的锣鼓
剧目创新 带动艺术创新
马派艺术的“打”
文革中的马连良 分享到:
| 更多
文革中的马连良
内容提要:黄世骧先生在新浪微博发表的对马连良的回忆,很有参考价值

文章来源:新浪微博    文章作者:黄世骧    摄影作者:    浏览量:2655    更新时间:2015-6-11

文革初始,马连良先生首当其冲被揪出来了。反动权威,三名三高,历史问题(赴伪满演出)现行问题(海瑞罢官)打吗啡,甚至有私人小汽车都是罪行了。彼时梅兰芳先生已去世,马连良先生实际上是京剧界的黑邦老大了。就是这样的身份和处境,我告诉大家:马先生实际上在二团沒怎么挨过斗,也沒有挨过打。

二团的运功有个特点,不紧不慢不瘟不火,对被揪出来的人只安排做一些劳动。就是在八月份破四旧最疯狂的时候,二团也沒有打人,我记得最兇的事件是XXX,XXX被剪了头发。马先生因为刚刚断了打吗啡,再加上心理的压力,显得很憔悴整个状态很糟糕。他每天干的活儿就是扫扫地,擦擦土,也没人理他。

对马先生的崇拜可能有点过头,就是他最悲惨最倒霉的时候,我看他那一点也是美的。他扫地我看着美,他擦椅子也美。有一次他满脸胡子渣,头发松乱,手里端个小盆拿着抹布擦中和舞台的前沿,他那一步一颤哆哆嗦嗦的形象,我心里惊叹,天啊!这不就是张元秀吗?朋友们,我这可不是調侃,我是流着泪在写。

马先生在中和扫地,我过去和他说:您怎么样,能顶得住吗?他说凑合着吧,我说吃饭怎么样?他说:家里给送点儿来,这儿能吃什么就吃点儿什么,我说别害怕过些日子就好了,他说:唉唉,你回家替我都问好呵。我想说謝謝您,却没有说出口,这是我唯一的一次不礼貌,也是我欠马先生一辈子的一句话

八月份破四旧,抄家打人已是常事。马先生家被红卫兵屡次洗劫。二团只有五位红卫兵(珍贵稀缺)未做过抄家事。大串连时某大城市京剧院的造反派到北京来到二团,要见见和揪斗马先生,领头儿的那人在样板戏里有角色,咱就不提是谁了,结果被看了看却坚决不许揪斗。理由吗?马是我们团的,不用别人斗。

一九六六年入冬以后,运动的矛头此时已不在马先生这些死老虎身上了。他们的日子也轻松好过一些了。马先生也不干活儿劳动了,身体精神都恢复了很多,每天上班来下班走,他不能和革命群众在一块,只和二团己靠边站的副团长尹君彦俩人凑在一块,在一间小屋子呆着,每天吸烟唱茶读报,没人理他们,苟安。

一次上班在中和门口,我远远地看见了马先生。他在大栅栏东口下了三轮,一身秋冬装非常利落,上身好像是一件中式对襟,就跟怹台上的那行头一样漂亮,怹左手腕上搭着一件皮领子大衣,他小心翼翼急步快走进了中和大门。看得出他紧张怕叫人看见。也看得出他精神不错。我当时觉得他好像长个儿了。

这个中和门口的闪亮一现,是马先生留给我最后的一个最美最酷最精神最漂亮的镜头。他穿着可能是要回来的也许是劫后残留下的衣装,他臉上有了些红润,走路也显得健壮了。想不到他没有熬过这个严冬,他没有看到春天,几天后团里面出现了一张抄录某人讲话的大字报。他就是看了这个讲话之后,再没来上班。

这张大字报抄录了军委文革小组某人的讲话。大意是文艺界大多数人是可以改造好的,只有像马连良侯宝林这种死不悔改的人必须打倒。(以上是憑回忆的大概意思非原话。)这是马连良被点名並被宣佈为死不悔改必须打倒的一条催命符。当我在屋里听到有人喊:马连良,出来!我一惊,赶忙地从屋里我也出来了。

我的屋子与马先生屋子相距不过五十米。我出来见有俩个人站在马的屋门口,我过去见马先生和尹君彦座在一张园桌两侧,屋内昏暗,桌子上方吊着一个不大的灯泡,桌上有烟茶报纸。马被叫了出来看大字报,並被逼着叫他自己唸。我当时也很紧张,不记得他是怎么唸的,也不记得那二人训斥他的话了。

原谅我不能说讲话的是谁,也不能说出那二位是谁。以后好像再没见到马来上班。不久大家就知道了马先生去世的消息。他突发心脏病,病逝于阜外医院。二团接家属通知,去了一位以前做总务工作的胡XX看了一下。团里沒有訃告,没有任何悼念,只知道他被化了。一代伟大的艺术家,就这样……完

后记:

写文革中的马连良及他最后的岁月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不是作家和戏剧编剧,我不编什么,我以自己的良心告诉大家一些真实的事情。我只说我亲眼见的,我说的一些细节就是马先生的亲属都不知道。另外,希望大家不要乱猜一些不便讲出的人名来。你们不了解情况,猜的这几个人当时根本和马先生不在一个团。

我只对自己已说的话负责。别人说的情况我不知道。躺着中枪是网络特点,我也替这几位遗憾,好在不是我说的。叫马连良看大字报的是两个普通青年小演员,我只能说到这儿。网上所传所猜更毫无根据,那几个人根本不是二团的。二团有马的两位义子,一位挨斗一个靠边站,他们能斗马么?燕守平当时还不是女婿。

文章录入:戏迷知音    责任编辑:戏迷知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玲珑戏曲艺术网 Copyright ©2002 - 2014
    设计维护:戏迷知音 站长电话: 13072009574 QQ:9082114
    联系信箱ximizhiyin@163.com
    请您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转载本站资源时,请注明出处与作者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