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玲珑空间 | 梨园漫步 | 艺苑芳华 | 曲海泛舟 | 菊坛文萃 | 影视世界 | 粉墨春秋 | 精彩影音 |  管理登录 |   
       
 
 
 
玲珑珍藏资料:下载 在线查看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玲珑戏曲艺术网 >> 梨园漫步 >> 微言百语 >> 正文
 
 
 

用户信息

 
 
 

热门文章

 
普通文章[组图]《寻找李少春》还是《寻找孙佳良》
普通文章[组图]闲说《法门寺》
普通文章李佩泓,你欠观众一个真诚的道歉
普通文章[组图]全部大戏《乌龙院》
普通文章[组图]略谈陈永玲及筱派表演艺术
普通文章[组图]“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惠民主题活
普通文章老子功夫在腿上,你老照我脸干吗?
普通文章整人的京剧大批判
普通文章略谈童芷苓的表演艺术
普通文章[图文]《锁麟囊》韵味醇厚倾倒观众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看电视纪录片《京剧》有感
推荐文章现在演员会多少出戏才算角儿
推荐文章不能指望老板们出钱救戏曲
推荐文章京剧李玉声:京剧不是奴才
推荐文章[图文]惟恐天下不乱-拉:这特么是京剧?!
推荐文章[图文]李不伸:项羽的人物特点是“忠义”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下)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中)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上)
推荐文章[图文]写在《贵妃醉酒》时
 

相关文章

 
霸王勾脸与昆曲涨调门
艺术创新 以何为度
断臂说书
京剧无需挟“新”自重
牛皋改扮金兀术
新京剧《霸王别姬》缘何挨批?
恶性海派在死灰复燃
[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上) 分享到:
| 更多
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上)
#我和小软——不得不说的事#
内容提要:最让人痛心的,倒是舞台下的种种丑恶。写书的三联记者满口三字经污言秽语,参与演出的青年演员痛骂观众。一周以来,只有两个字能形容整场表演,那就是“下贱”!

文章来源:新浪微博    文章作者:azhai28    摄影作者:    浏览量:5379    更新时间:2012-2-25

“新京剧”《霸王别姬》闹成如今这场闹剧,真是让人无语。我还是那句话,这次造魔,震撼的不是舞台形式,因为所谓的“突破程式”多媒体结合、加快演出节奏,早已是蒙了几十年人的陈词滥调。最让人痛心的,倒是舞台下的种种丑恶。写书的三联记者满口三字经污言秽语,参与演出的青年演员痛骂观众。一周以来,只有两个字能形容整场表演,那就是“下贱”!

下面是我和北京京剧院中阮演奏员翟雷先生的一段是非。放出来就算现形记。

事件缘起于微博上转载了几张“新京剧”《霸王别姬》的剧照,观众一贯反对之声和某些媒体的吹捧形成对比。然后就有了众多戏曲观众和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王恺的对攻往还,其间王记者大放厥词,骂观众复古伪戏迷事件、鄙薄大武生奚中路先生没腿二路不会武净戏事件,让围观者先是气愤,然后就招架不住王记者喷薄的傻气。当然王记者手段高明,先拉黑掉对手,然后跑到人家页面上辱骂,让对方挨骂还无法回敬。其间,我跟王记者往还了几回,但终因段数不够,没有被王记者拉黑,以至被同党嘲笑,至今汗颜。

当大家逐渐被拉黑后无端挨骂之后,本以为过气的事件上演了第二波。北京京剧院中阮演奏员翟雷先生在该团老生演员张凯先生微博下发表评论,说觉得他们争论“特逗”、“跟老百姓p关系没有”“这世界钱就是原则”,被网友截图转发,说实在,我看了确实寒心,你当是个祖宗的艺术、他们看就是个糊口的饭碗,不过那是人家同事私下交流见解,也不必去上门质问。图中乃是张凯与翟雷对话。

如果这样下去,即使我们看明白从业人员的本心,也可以装作没看见,就过去了。毕竟要不是在张凯微博下留言,谁知道翟雷是北京京剧院的哪一位呦。

还不行,马上,翟雷在自己微博主页上发表了“糊口论”,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实在是戳人下限。该条微博被网友转发后,我转发并发表评论,说出了“出来卖”三个字。图为“糊口论”原图,此贴已被翟雷删除。

我不认为翟雷所谓“人家掏钱我们表演”这种“钱是原则”“很正常”,我也不认为“人家掏钱我们表演”浓缩为“出来卖”有什么不妥,这可以在翟雷及其同事日后的言论中得到印证。我的用词刺激到了小艺术家的自尊心,觉得受到了侮辱,觉得我是先出口无端骂街。好的,我承认,那么请诸位把“出来卖”替换为“人家掏钱我们表演”,同样可以表达我厌恶以为下贱的意思。

我和翟雷对话往还了三轮,我说三句,他说两句,于今保留他一句我两句。我评论“出来卖”,他回敬我“要你能不演么,你很伟大?”,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气得我回敬了一段评论并转发到我的微博上,这是我的第二句;他的第二句就质问我为什么要转发,那是他个人言论,其间已经有骂人语言存在了,我的第三句是要怕人评论就不要言语,我是在发表我的评论,然后拉黑翟雷,对话结束。

如果算上翟雷的“糊口说”,我们一人说了三句话,如果从我评论“出来卖”开始,我三句他两句,我剥夺了翟雷最后回应我的权利,但鉴于第二句已经出现脏字,也就没必要再容他说下去。结果这样却憋坏了翟雷先生,以至其后几天叫其同事为其冒傻气拔创。我承认,这确实是我惹的事。图为我微博上保留的对“糊口说”的评论,保留我的两句发言和翟先生一句。

文章录入:戏迷知音    责任编辑:戏迷知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玲珑戏曲艺术网 Copyright ©2002 - 2014
    设计维护:戏迷知音 QQ:9082114   微信 微博:ximizhiyin
    联系信箱ximizhiyin@163.com
    请您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转载本站资源时,请注明出处与作者我要啦免费统计